打响陕西文化品牌:关学精神的时代意义
发布时间:2018-05-11       来源:省政府参事室(省文史研究馆)

沿西安市南门内的书院门街进去不远,路北有一处古朴典雅的青砖建筑——关中书院。这里曾是明、清两代陕西地区最高学府,是当时全国四大著名书院之一。书院门街的名字也正是来源于此。

明万历二十年(1592),陕西著名学者、御史大夫冯从吾罢官归乡后,创立关中书院,并继承北宋大儒张载衣钵,在此传承、振兴关学。这里成了关学集大成之地,儒生们都以能到关中书院讲学、求学为荣。中国近现代政治家、教育家、书法家于右任便是这里走出来的学生。

作为陕西历史上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重要学派,关学学人以天下为己任,创建了以儒家思想为主体、儒道释多元互补的新体系,形成了立心立命、勇于造道、尊礼贵德、经世致用、开放包容、崇尚气节的精神传统,不仅对陶铸陕西人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文化性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为中华民族整体思想文化的传承与创新作出了突出贡献。正如明代大儒王阳明所言:“关中自古多豪杰,其忠信沉毅之质,明达英伟之器,四方之士,吾见亦多矣,未有如关中之盛者也。”

中国思想史上的一座丰碑

北宋时期,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张载辞官后回到眉县横渠镇,设馆兴教,逐渐在其周围形成了一个具有独特旨趣和学术风格的思想流派,就是关学。

在中国思想文化史上,孔子创立的儒学处于主导地位。经过先秦儒学、汉唐儒学的演进,到宋明时期,儒学发展为理学。理学是思想家们克服了汉唐儒学之弊,在“三教合一”的背景下创立的新儒学。

思想家王夫之在《张子正蒙注》中说:“张子之学,上承孔孟之志,下救来兹之失,如皎日丽天,无幽不烛,圣人复起,未有能易焉者也。”由张载创立的关学,是至明清时代仍然流行于关中地区的理学学派,与周敦颐的濂学,程颢、程颐的洛学,朱熹的闽学并称为宋代理学四大流派。

历经北宋创立,明代中兴,以及清代的反思、传承与转型,关学从张横渠“勇于造道”到牛兆濂“存心继道”,薪火相传800余年,涌现了吕大忠、吕大钧、吕大临、李复、杨奂、王恕、薛敬之、张舜典、马理、冯从吾、李颙、李元春等一大批学人,形成了客观上内在一致的精神气质、学术宗旨、价值追求和治学作风,创造了丰富的学术成果,培育了独特的思想精神,为中国学术史、哲学史作出了重大贡献。陕西省文史研究馆馆长徐晔说:“关学作为传统儒学转型发展的重要成果,奠定了北宋至清末中国古代社会的主流精神、核心价值和基本意识形态,其直面‘礼坏乐崩’危局的忧患意识,重建德性秩序的使命担当,‘性道合一、学政不二’的理论模式,同构家国天下的人类情怀,‘民胞物与’的文化理想,‘天人合一’的精神境界,‘仇必和而解’的辩证思想,‘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哲学智慧,代表了理学的最高精神追求和价值境界,塑造了直至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志向和胸襟。”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和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等多个场合,反复提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名言正是出自大儒张载,著名哲学家冯友兰称其为“横渠四句”。

“横渠四句”是关学文化思想的精髓,涉及士人对民众生活原则、精神价值、生活意义、学统传承、政治理想的追求,展示了士人对人类崇高理想的向往。陕西师范大学资深教授刘学智认为,“横渠四句”最能体现张载的博大胸怀、精神气象和哲学使命,因此,一直以来为古今众多仁人志士所尊崇,至今仍有很大影响。我们今天提出的“爱国守信、勤劳质朴、宽厚包容、尚德重礼、务实进取”的陕西精神,就与其有着密切的联系。

阐旧邦以辅新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

绵延传承800余年,无论是庄严而博大的精神气象,还是崇高而宏伟的人格情操,关学都是我们构筑民族精神家园的宝贵文化资源和精神财富。著名历史学家、思想史家、教育家、西北大学名誉校长张岂之认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过不同地域文化间的相互交流、会通,形成了中华民族“相反而相成”的思想文化局面。要认识和传播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需要研究不同地域文化的区域特点。“濂洛关闽”四大派别虽有地域特色,但它们的思想内涵及其影响并不限于某个区域。著名哲学家、哲学史家、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张立文表示,关学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多样性和统一性、地域性和一致性、民族性与世界性三大特点。张载奠定了理学的基础,他的思想为中国乃至世界文化价值的确立奠定了基础。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说:“关学在历史上的不断发展不仅是对以往关中学术的传承,也是对全国学术思想的吸收、回应和发展,积极参与了各个时代主流思想的建构,是‘地方全国化’的显著例子。”

鉴古知今。尽管历史的车轮已驶过千年,但关学所承载的精神和智慧依然保持着恒久的生命力,其优秀思想至今仍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极其珍贵的文化价值,源源不断地给予我们精神的供养。

陕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名誉主席、西北政法大学资深教授赵馥洁说:“关学不仅是优化哲学、社会科学学者精神品格和治学作风的宝贵营养,更是提升人的综合素质和人文精神的宝贵资源。为了构建和谐社会、推动人和社会的全面发展,我们应该继承关学的优秀精神传统,在与时代精神的结合中,将它发扬光大。”

徐晔认为,只有把关学研究放在中国思想史的总体格局中去把握,放在古今中西之争的历史背景下去思考,放在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时代要求下去探索,放在新时代新关学的使命担当中去构建,才能深刻认识关学的“照着讲”“对着讲”和“接着讲”对于弘扬关学精神、彰显文化自信、构建具有全球视野和中国文化品格的现代文明秩序所蕴含的典范性意义和普遍价值。

传承中华文明 坚定文化自信

陕西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在中华文化发展史上长期处于中心地位,发挥着引领和辐射作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加强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挖掘和阐发,努力实现中华传统美德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关学是陕西的文化财富,更是全国的文化财富。因此,深入挖掘和创新传承关学,让关学的优秀精神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重放光辉、再呈异彩,陕西当仁不让。

上世纪90年代后,陕西学术界先后在张载的故乡眉县,举办了多次学术研讨活动,结集出版了《张载关学与实学》《张载关学与东亚文明研究》等论文集,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1999年召开的张载关学与实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使张载及其思想在欧美、东南亚及我国的港澳台地区产生很大影响,不少海内外专家学者、张载后学后裔,不远万里来眉县张载祠拜谒求学,有关张载思想的著作也被翻译成英、德、日、韩等多种外文版本广为流传。

关学虽有丰厚的文献遗存,但一直没有得到系统、全面的整理。2007年,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北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20所院校及科研单位的32位专家学者协力攻关,展开了“存亡继绝”的抢救与传承的壮举。

历时8载,煌煌47册、2300万字,一部立意高远、史论结合、内容宏富、思想深邃的学术丛书——《关学文库》终于2015年问世,并荣获了2016年海内外国学界最高奖——第二届全球华人国学成果奖。2017年,《关学文库·文献整理系列》还获得了国家出版界最高奖——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

《关学文库》系“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和陕西省出版资金资助项目,由张岂之担任编辑出版委员会主任,陕西省政府参事室(省文史研究馆)和西北大学出版社组织编撰。文库重点展示了关学的历史面貌、发展脉络、鲜明特色和理论贡献,系统整理了从北宋至清末800余年关学学人的基本学术文献,全面总结了关学学派的主要学术贡献。

《关学文库》既是对关学前贤成就的收集和整理,也是关学在当代的发展与创新。它不仅是我国关学文献的第一部集大成之作,而且建构了在学术思想史指导下的编撰工作新理念,开创了文献整理与学术研究相结合、经典解释与文明阐发相结合的新路径,形成了国家重视、政府支持、大家引领、跨省合作,学术界、出版界、新闻界“四方三界”联动的文史工作新模式,被认为是陕西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来陕视察重要讲话精神,率先在坚定文化自信上有所作为的重要举措。

挖掘陕西文化资源,延续中华文化根脉。《关学文库》的组织者徐晔表示:“我们举8年之力,为历代关学先贤建造了一座不朽的精神纪念碑,也在关学思想史上树起了一座新的里程碑。我们的努力,不仅仅为了致敬与缅怀,更重要的在于传承与创新,为构建新时代新关学提供历史借鉴、创造源泉和精神动力,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关学文库》为打响关学这一陕西乃至全国的重要文化品牌迈出了坚实而成功的第一步,今后,我们还将创新体制机制和组织方式,与有关大专院校和科研单位合作,推动成立关学研究机构,聚合海内外学术人才,加强关学的系统性研究和学科化建设;组织编辑《关学文献集成》《关学研究丛编》,为关学学术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创办关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启动‘关学开讲’等系列活动,不断提升关学的影响力。我们相信,充满智慧的关学遗产与新时代相结合,与人们创造新生活的实践相结合,必将激发文化的活力,增强文化的创造性,促进文化建设的大发展。”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仅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更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更好地弘扬、传承关学,以汲取历史智慧,坚定文化自信,塑造民族精神,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历史借鉴和文化支撑,已时不我待。

(转载自《陕西日报》201859,记者高山)